因为生活不易,所以这个号现在成为了我的生活吐槽号。删除屏蔽随意,谢谢。

论让盲眼之人看见陨星的可行性操作

      今日天有异象,双星伴日,隐有紫光。
      薛洋驻足街头,斜挎着菜篮,低眉掐指一算,模样颇有些滑稽。
      是了,今夜陨星将至。
      垂暮山头的日光将他的影子拉地很长,映在崎岖的山城小道上,随着他轻快的步伐摇摇摆摆。虽然世人又将陨星称为扫帚星,薛洋却对它十分欢喜。
      犹记第一次看见陨星的那一夜,他尚且年幼,瑟缩在小巷干燥的角落里。疼痛纠缠着他,他捂着断指,全身都在无法控制地战栗。
      夜已渐深,四下无人,偶尔途径此地的不是醉酒之人便是向他匆匆一瞥后依旧步履匆匆。
      自己大概是活不过这一夜了吧,薛洋心道,不禁又往角落里缩了缩。他的头无力地靠在冰冷的石壁上,不平的纹路照理说应是硌人的,他却依旧将小小的身体向其挤去,仿佛在寻找一丝依靠。
      晴朗的夜空中无云亦无月,漆黑地似无一物。然而就在这暗沉的天幕上,有一丝的光亮将其在一瞬间点亮。
       虽然这光亮转瞬即逝,但对薛洋而言却仿若神迹。
       他贪恋这耀目的星辉,双目圆睁,想要再目睹一次,然而却再也没等到。
      他终究是活过了那一夜。
       料想道长常年奔赴夜猎,应是不曾有闲情领略这等奇观的吧。可惜道长早已目盲,观赏肯定是谈不上了。
       自己说与他听应是个不错的想法,可惜阿箐那呱噪的小丫头在一旁叽叽喳喳肯定会破坏这份难得的意境。
       那样的话,共情也应不错,要有自己替他看着这世界,成为道长的一双眼,道长也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薛洋扬起嘴角,眼前浮现出道长递糖时笑盈盈的模样,如阳春白雪消融,心绪已动。
      兴许是天色已晚,山城人丁稀少,义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薛洋在几条狭窄的小巷中七拐八拐,来到一扇深色的门前。
      他急切地推门而入,差点被高高的门槛绊倒。换做平时他定会狠狠啐它一口,再咒骂两句,可是今天,他顾不得了。
      他几步走到道长面前,唤着他的名讳。起初只是轻言细语,可是没有收到回应,他的呼喊也就大声了起来。
    “晓星尘!”声音在空气中泛起一阵阵波纹,回答他的却仍是一片死寂。
     他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那人,突然想了什么来。
     是了,他心心念念的道长,早已被自己杀死。
     薛洋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人声,周围的一切也都静的可怕,在阴影中看不清轮廓。
     只是依旧望着那张温和俊逸的面孔,眼中是如当晚望向那星辰一般的贪恋,更添一份痴迷。
     他说,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不会放过你的,晓星尘。
     眼角滑落的确是一行清泪。
      THE END
 
 
 
 

评论(3)
热度(12)

© 板栗饼 | Powered by LOFTER